升旗仪式主持稿中国人又为何 死要面子 且死不要..... 为什么西方人不要面子--蝌蚪士

中国人又为何 死要面子 且死不要..... 为什么西方人不要面子?-蝌蚪士
特别声明
本平台推出文稿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目的,旨在传播学术研究信息、净化大学教育与科研生态环境。但声明该文仅代表原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异议或侵权,本平台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期望读者关注点赞《蝌蚪士》公益事业:为苦逼科民发声、并贡献正义的智力;且为平民大众免费科普,使之走进科学、传承科学、壮大科学——人人都能成为真才实学的蝌蚪士(主编| 赛德夫).
1
为什么西方人不要面子?
来源:猫眼看人
中国人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民族,相比之下,西方人显得就不那么要面子,这是为什么?比如中国人在公众场合遭到批评和反对,就感到恼羞成怒,甚至进行报复。而西方人往往没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他们会更多的思考你的反对意见在逻辑上是否成立。前一段时间美国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特朗普很喜欢看NBA篮球,他欣赏的篮球明星是布里,于是他特意邀请布里到白宫做客。结果布里不但果断的拒绝,还公开发表宣言说我不喜欢特朗普,不想跟他见面。而且布里很多队友一起支持他,说不要跟这个傻球见面。结果特朗普也无所谓,你不来就不来呗。然后布里继续打他的球,特朗普继续当他的总统,相安无事。为什么这些在中国人看来是奇耻大辱的事情升旗仪式主持稿,在西方人那里就啥事都没有?这其实是一个心理学现象。心理学研究了关于面子的人格诉求。一个人为什么要面子?为什么有些人会觉得被别人冒犯了事,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就根本无所谓呢?这就涉及到了人的人格特质。马斯洛在动机与人格一书写道,尊重是人第四个层面的需求。而这个需求分为健康的和不健康的两种类型梦里水乡简谱。健康的人格在尊重方面要求的是,希望别人给予“恰如其分”的尊重。就是我有什么优点,你就尊重我什么。我没有的,我也不需要了。你过分尊重了,我反而觉得难受。比如西方的学者在自己的学术荣耀方面是非常较真的,他做出了成绩第三滴血,就一定要得到相关机构的承认,而他没有做出成绩,如果你给他荣誉,他一定是反对的,因为他认为这是对他的羞辱位面农场。而不健康人格的要求在尊重方面就会出现扩大化的景象,就会要求别人给予他不具有的能力的需求,比如中国的学者有很多造假的,就是他要求社会给予他并不具有的能力的承认,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面子渴求。面子,在心理学上叫做理想的自我,姜柔或者叫做虚构的自我侯建平。人为什么会产生面子?主要是为了遮盖真实的自我。当一个人对真实的自我是不接受的,或者说自卑的,他就会虚构一个理想的自我,然后要求别人对这个理想的自我进行无限的尊重。一旦有人达不到这个要求,他就感觉到很难受很痛苦,然后做出过度的反应。所以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更多的是人格结构的差异而不是生产生活方式的差异。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我们已经比较全面的接受了现代文明的物质方面的成果,享受了现代科学技术带来的丰富的物质生活,以及各种便利的条件。但在精神生活方面,我们依然停留在传统的农耕时代,我们依然具有强烈的面子观念,享受不到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的快乐。你想想,渴望着别人无限的尊重,你不也生活在别人的意见之中吗?哪有心灵的自由呢?别人吹捧你就高兴,别人忽视你,你就痛苦,不就成为了别人的奴隶吗?所以马斯洛说,所谓健康人格的人,就是他的需要能够得到满足的人。比如尊重需要烫面饼,达到”恰如其分”就可以了。需要的来源也不广,只要那些对我重要的人承认,我就很满足了,比如家人、朋友、同事、同行等等。每个人都不是天才,都是不完美的人,每个人都有很多缺点,也有一些优点,追求无限的被人尊重认同,那不也是自讨苦吃吗?所以面子观念实际上就是一个人格不成熟而导致的牢笼。就是我们有缺陷的人格给我们产生了一个永远得不到满足的精神需要。

2中国教育“死要面子”且“死不要脸”
昨晚,新加坡国立大学终身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哲学博士、访问学者石毓智在武大作了题为“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的讲 座,批判当今的中国教育就是“死要面子”文夕大火,老师、家长、学校对学生的期许霸占了一切,最佳的代表语就是:“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日学校以我为荣”。 (2011年12月22日武汉晚报)
应该说,石毓智“死要面子”的论述直接揭示出了中国教育的弊病所在。也正是 因为这个“死要面子”,才让原本是多彩的、湿润的、幸福的、完整的教育走进了功利主义的怪圈,将学校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生产车间,将教师变成了工人,将学生 变成了产品甚至是道具。然而对于踉跄而行、饱受诟病的中国教育来说,除了这个“死要面子”以外,“死不要脸”现象更应值得重视而不可小觑御战僵尸。
现象一:为了脸面使劲折腾,结果却丢了脸面该怪谁?。
总是害怕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总是担心别人说改革的力度不够大,于是便在“教育改革”的不断折腾中,上 演了一出又一出“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形式主义和花样翻新。而在这其间,基层的教育工作在从声名远播的洋思经验到成效卓著的杜郎口模式、从蔡林森的高效课堂 到到魏书生的六步教学法、从“探究性学习”到“有效教学”、从“特色课堂”到“五分钟课堂”、从“分槽喂养”到小组合作学习等等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学习 与借鉴中,陷入了“丢了鞋子找不着路子”的困窘与尴尬。而当我们深入到学校的课堂教学实际去看时,我们却发现,教师其实还是那些教师,学生其实还是那些学 生,课堂还是那个课堂;唯一不同的是,教师越来越不象教师,学生越来越不象学生,课堂也越来越不象课堂了……
现 象二:打着学术的旗号搞诈骗,没钱难道就不是好教师?
教育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本无关科研。可某些地方却偏偏出台了诸多的规定,评高级教师或者教授 等,是必须要有发表的论文或者成果的。于是在教师胡乱拼凑、抄袭摘录的热闹非凡中,各学术刊物也趁火打劫,规定可以在其刊物上发表文章,但发表人必须出版 面费,金额从400元到几万元不等。无论你的论文写得如何,也不管你的作品是否原创,只要有关系加之有钱,就可以照登不误。而到了职称评审时,好不容易获 得了一个“够条件”教师,又遭遇到了“必须得有淘汰”的评审规则。既然谁有关系、谁送礼就让谁过关,谁无人无钱就被刷掉,那么不跑不送岂不成了不明事理的 傻蛋了?
现象三:掩人耳目玩“猫腻”抢来的新娘,教师为何不如“ji女”?
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曾在耶鲁大 学学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的教育者,他说“我们没有理由尊重他们,因为他们既不为人师表又不教书育人,实际只是在教育岗位上发自己的财!”。一边是从国家 到地方有关部门的禁令不断、雷声震天,一边是教师对治理教育乱收费进行公然反抗、“补课”热火朝天邵乔茵,而且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让学生、家长签字证明 自己是自愿的;明明是教师组织学生集体预订的教辅资料,到头来学生不得不说是自己在大街或书店里买的。而到学校评价教师时,学生又被打了招呼:“测评的时 候给老师打分高点啊!”为了评个班长,家长有时候时要破点血本的,中考或高考时,老师更是“关爱”有佳,不是积极传授作弊的诀窍,就是动用所有关系争取指 标;学生好歹十年寒窗苦读终于捞得了一个大学生的名分,最终希望却成为了泡沫,苦于工作无着落而不得不浪荡街头......
现 象四:拿着文件规定当作为,相关部门因何心明眼瞎?
关于减负的问题,教育部20多年连续下发了30多个文件依然未能“减”下来,许多教育主管部门对补课与 乱收费的现象往往是或一罚了之,或避重就轻,或干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放任自流,甚至就连教育厅门前的学校补课也没有人查没有人问,这难道不是“补课之 风仍然强劲、学生负担愈减愈重”的根源所在吗?“国家明令禁止的东西,就绝对不能允许为之。对公然违抗的,就必须予以严厉的惩处,不仅不能使其占到便宜, 而且必须使其付出代价这样才能以儆效尤,禁而方止。”可中国的教育管理特色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民不告官不究”,如此心明眼瞎的管理特色,何以能 够杜绝“鼠儿在猫须子底下玩把戏”的闹剧与丑闻上演?
现象五:校长队伍乱象丛生,领跑教育者啥德行?
在这个“一 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口号喊得是震天动地的时代里,笔者不敢说所有的校长都是庸庸碌碌之辈,但放眼中国的基础教育,笔者敢问:有几个校长是具有学者 风度、专家水准、大家风范的?有几个校长是真正有品行有学识且一心一意想把教育办好的人冰室辰也?每每校长的任命,有几个不是按照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通过请客送 礼、现金交易获得校长的宝座的?他们除了会场、酒场、关系场,平常都在忙些什么?他们除了追求个人权力和利益,他们还有更高远的追求吗?更为可笑的是,有 些校长把自己看作是学校的权威、权贵的象征,甚至把自己能和学生来一次“共进晚餐”作为对学生天大的恩赐——无怪乎不少教师已经沦陷了师德长钢吧,甚至出现了拉 关系、搞斗争的龌龊;无怪乎现今学生“拼爹”成风、以“官”为荣,教育事业由这些“死不要脸”的人来“统领”,岂能不蝇营狗苟、污浊不堪?
现 象六:错把学生当道具,中国人的“奴性”咋炼成?
应付上级领导的卫生大检查,学校赶紧发动全校师生大扫除;为迎接某一级重点中学验收,要求学生捐出几本书 给学校图书馆以充数;为对付减负工作领导小组的督查,教务处立马将六天的日课表改成五天的,并责令班主任要求学生用统一的口径回答督查组的提问;再就是为 取悦台上领导,教学生三番五次练习鼓掌,哪怕学生一百个不情愿,哪怕手掌鼓得又红又疼也在所不惜。如此这般下来,奴性因子岂能不深深植根于学生年幼的心 中,岂能不从小就练就一身曲己阿人、奉承拍马的本领?按照鲁迅先生的逻辑,这种做戏又与俄国的“虚无党”大不同,人家的是“这么想,便这么说,这么做,我 们的却虽然这么想,却是那么说,在后台这么做,到前台又那么做……”这样的教育与陶行知先生倡导的“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真人教育观相 距何啻霄壤!
一方面是“死要面子”的虚华与浮躁,一方面是“死不要脸”的无畏和**。这样的教育,哪里还有灵魂和真谛?又如何能够撑起中国的明天和未来?3教育如何撑起中国的明天和未来?务必革除“死要面子与死不要脸"
关于"死要面子"的论述揭示了中国教育的弊病所在。
正是因为这个"死要面子",才让原本是多彩的、幸福的、完整的教育走进了功利主义的怪圈:将学校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生产车间;将教师变成了工人;将学生变成了产品、甚至是道具。
然而对于饱受诟病的中国教育来说,除了"死要面子"以外,"死不要脸"现象更值得重视!
这是因为
现象一:为了脸面使劲折腾,结果却丢了脸面!?
现象二:打着学术的旗号搞诈骗,没钱难道就不是好教师?
现象三:掩人耳目玩"猫腻",教师为何不如"妓女"?
现象四:拿着文件规定当作为,相关部门为何心明眼瞎?
现象五:校长队伍乱象丛生,领跑教育者啥德行?
现象六:把学生当道具,中国人的"奴性"咋炼成?
总之,这一面是:"死要面子"的虚华与浮躁;那一面是:"死不要脸"的无畏和无耻。
如此的教育哪里还有灵魂和真谛?又如何能够撑起中国的明天和未来?
教育如何能撑起中国的明天和未来
(作者 李吉明)
昨晚,新加坡国立大学终身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哲学博士、访问学者石毓智在武大作了题为:"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的讲座,批判当今的中国教育就是"死要面子",老师、家长、学校对学生的期许霸占了一切,最佳的代表语就是:"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日学校以我为荣"。(2011年12月22日武汉晚报)应该说,石毓智"死要面子"的论述直接揭示出了中国教育的弊病所在;也正是因为这个"死要面子",才让原本是多彩的、幸福的、完整的教育走进了功利主义的怪圈,将学校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生产车间,将教师变成了工人,将学生变成了产品甚至是道具。然而对于踉跄而行、饱受诟病的中国教育来说,除了这个"死要面子"以外,"死不要脸"现象更值得重视。现象一:为了脸面使劲折腾,结果却丢了脸面。总是害怕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总是担心别人说改革的力度不够大,于是便在"教育改革"的不断折腾中,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形式主义。在这期间,基层的教育工作在声名远播的"洋思经验"到成效卓著的"杜郎口"模式、从蔡林森的高效课堂到魏书生的六步教学法、从"探究性学习"到"有效教学"、从"特色课堂"到"五分钟课堂"、从"分槽喂养"到小组合作学习等等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学习与借鉴中,陷入了"丢了鞋子找不着路子"的困窘与尴尬。而当我们深入到学校的课堂教学实际去看时,却发现教师还是那些教师,学生还是那些学生,课堂还是那个课堂;唯一不同的是,教师越来越不像教师将门风云,学生越来越不像学生,课堂也越来越不像课堂了。现象二:打着学术的旗号搞诈骗,没钱难道就不是好教师?教育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本无关科研。可某些地方却偏偏出台了诸多规定,比如评高级教师或者教授等必须要有发表的论文或者成果。于是教师们胡乱拼凑、抄袭摘录,各学术刊物也趁火打劫小龙人主题曲,规定可以在其刊物上发表文章,但发表人必须出版面费,金额从400元到几万元不等。无论你的论文写得如何,也不管你的作品是否原创,只要有关系加有钱,就可以照登不误。而到了职称评审时,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个"够条件"教师,又遭遇"必须得有淘汰"的评审规则。既然谁有关系、谁送礼就让谁过关,谁无人无钱就被刷掉,那么不跑不送岂不成了不明事理的傻蛋了?现象三:掩人耳目玩"猫腻",教师为何不如"妓女"?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曾在耶鲁大学学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的教育者,说"我们没有理由尊重他们。因为他们既不为人师表又不教书育人,只是在教育岗位上发自己的财"。一边是从国家到地方有关部门的禁令不断、雷声震天,一边是教师对治理教育乱收费进行公然反抗、"补课"热火朝天,而且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让学生、家长签字证明自己是自愿的;明明是教师组织学生集体预订的教辅资料,到头来学生不得不说是自己在大街或书店里买的。而到学校评价教师时,学生又被打了招呼:"测评的时候给老师打分高点啊早春小老婆!"…为了评个班长,家长有时候时要破点血本;中考或高考时,老师更是"关爱"有加,不是积极传授作弊的诀窍,就是动用所有关系争取指标;学生好歹十年寒窗苦读终于捞得了一个大学生的名分,却苦于工作无着落不得不浪荡街头......现象四:拿着文件规定当作为,相关部门为何心明眼瞎果晓丹?关于减负的问题,教育部20多年连续下发了30多个文件依然未能"减"下来,许多教育主管部门对补课与乱收费的现象往往是或一罚了之,或避重就轻,或干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放任自流,甚至就连教育厅门前的学校补课也没有人查没有人问,这难道不是"补课之风仍然强劲、学生负担愈减愈重"的根源所在吗?可中国的教育管理特色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民不告官不究",如此"心明眼瞎"的管理特色,何以能杜绝"鼠儿在猫须子底下玩把戏"的闹剧与丑闻不断上演?现象五:校长队伍乱象丛生,领跑教育者啥德行?在这个"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的口号喊得震天动地的时代里,笔者不敢说所有的校长都是庸庸碌碌之辈,但放眼中国的基础教育,笔者敢问:有几个校长是具有学者风度、专家水准、大家风范的?有几个校长是真正有品行有学识且一心一意想把教育办好的人?校长的任命有几个不是按照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通过请客送礼、现金交易获得校长宝座的?他们除了会场、酒场、关系场,平常都在忙些什么?他们除了追求个人权力和利益,还有更高远的追求吗?更为可笑的是,有些校长把自己看作是学校的权威、权贵的象征,甚至把学生能和自己"共进晚餐"作为对学生天大的恩赐--无怪乎不少教师已经沦陷了师德,出现拉关系、搞斗争的龌龊;无怪乎现今学生"拼爹"成风、以"官"为荣,教育事业由这些"死不要脸"的人来统领,岂能不蝇营狗苟、污浊不堪?现象六:把学生当道具,中国人的"奴性"咋炼成?为了应付上级领导的卫生大检查,学校赶紧发动全校师生大扫除;为迎接某一级重点中学验收,要求学生捐出几本书给学校图书馆以充数;为对付减负工作领导小组的督查,教务处立马将六天的日程表改成五天的,并责令班主任要求学生用统一的口径回答督查组的提问;再就是为取悦台上领导,教学生三番五次练习鼓掌,哪怕学生一百个不情愿,哪怕手掌鼓得又红又疼也在所不惜。如此这般下来,奴性因子岂能不深深植根于学生年幼的心中王朱筱寅,岂能不从小就练就一身曲己阿人、奉承拍马的本领?按照鲁迅先生的逻辑,这种做戏又与俄国的"虚无党"大不同,人家的是"这么想,便这么说,这么做;我们的却是--虽然这么想曹路家园网,却是那么说,在后台这么做,到前台又那么做……"这样的教育与陶行知先生倡导的"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教育观相距何啻霄壤!一方面是"死要面子"的虚华与浮躁,一方面是"死不要脸"的无畏和无耻陈韵若。这样的教育哪里还有灵魂和真谛唐功红?又如何能够撑起中国的明天和未来?(李吉明,致力于教育发展研究,曾著长篇小说《教误》,短篇小说《激情无罪》、《残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