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远洋中国书画的艺术悲歌(二)-解智伟艺评

中国书画的艺术悲歌(二)-解智伟艺评择吉通书


作者:解智伟
中国书画的艺术悲歌
一句当今流行的领袖语录,也是中国书画的文化誓词:“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佑发
抄袭和模仿毁了一批画家,市场毁了一大批画家,体制的僵化也毁了一批画家,这样剩下的就不多了。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南京远洋
——-王合多

00
画家肖毓方从北京的画家村落返回到南方,原因是那个创作基地没通暖气,画家们如同候鸟,北雁南归。
我不想在色块和线条梳理中国书画家的悲苦,书画本身就是一门苦难的艺术,书画家们从未远离艰辛与痛楚。湖北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牛均富先生告诉我,一位年迈的书法家探望他,看到这位书家身单衣薄,寒立在他门口,牛均富赶紧拿出自己准备过冬的新羽绒服送给他。
湖北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炳绍先生说,现在书法家的生存境遇今人堪忧,大多数书画家生活在贫困线下,他们省吃俭用,还是应付不了日渐上涨的书画成本巨鸭奇兵。

1,现实境遇|书画家的生存状态
小说家叶大春先生说了一件文学圈子里的事,1991年,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万沙浪,他要弟弟王天乐,想办法筹借一笔钱,去北京领奖、买书等。弟弟王天乐将钱交到路遥手中,对路遥说:你今后不要再获什么奖了,人民币怎么都好说,如果你在国外拿了奖,去那里是要外汇的,我可搞不到妖湄。路遥只说了一句:“日他妈的文学!”便头也不回地进了火车站。
书画圈的生态环境也不好在哪里,据了解,有的书画家花光所有积蓄、卖掉住房,出画册、办个展。好多书画家就困死在评奖的路上。
前两天医考路,几位书法界前辈聚在一起,聊到书法大家吳丈蜀武功山帐篷节,说有人打包用200万买他的字,他不肯卖,结果晚年病都看不起,最后死在医院的走廊上。我不知道这事的真假清色莲华,据我了解,吴丈蜀从小家道寒微,两个姐夫供他读书,没有钱购买碑帖,他在旧书店,掌上画字,背临于心r6034。他一直卖字为生,改革开放后,也常见他的字在荣宝斋出售,说他不肯卖字,以至看不起病,我很是怀疑。

2,冰火两重天|富者更富,穷者更穷
人在世间生活,都有生存的烦恼。著名导演冯小刚,自小就梦想的做一名画家,画画却赚不到钱,就改行做导演。冯小刚谈到自己的退休愿望,他说:“以后不拍戏了,和人打交道也少了,我和徐帆就找一个比较抒情的地方画画儿什么的。”
在书画家中,很多人实在无法靠画画来糊口养家,都在从事另外的职业来维系生计,谈情怀似乎十分奢侈,才情横溢的书画家李松岭就一边做广告装饰,一边痴迷于写字画画,一面甜俗媚世取悦市场,一面潜心创作坚守内心。
体制内的书画家,虽然衣食无忧,但是主题性创作、业内的事务纷扰,也很难进入完全自由的创作状态。
中国书画市场一直在讲故事石梅线时刻表,写字画画成就了很多财富传奇,书协领导一幅书几百万也是稀松平常,几万元一个字,几十万元一平尺,书画成了印钞机、软黄金。
国画家崔如琢作品也不见得冠绝古今,但从拍卖记录上看,他的九幅作品垂笑君子兰,每幅都超过一个多亿,崔如琢成了全球最贵的在世奇葩星海圣人,让人不可思议。
书画界的马太效应十分明显,富者更富,穷者更穷。富者豪掷万金,买楼盖房闪电匹格,穷者则无樑檐垒巢,生存艰难,步履维艰。

3,创造缺席|中国书画的梦魇
当代书画已远离了传统的语境翠苑三区,欣赏者也失去了纯正的审美判断,大家不再观书看画,而是习惯听书论画,所谓逾越视觉的解读,让唾沫制造的书画江湖,假画泛滥,伪书法大行其道。
稍有一点知名度的书画家开始忙于应酬,糟蹋颜料,浪费纸张,拼命在一个饶舌的空间里,唠唠叨叨那么多应景的“废画”。
笔墨等于零,没有人会去揣摩古人的笔墨精神,而是遂名趋利,低俗化成了艺术的常态,商业化早已抛弃了艺术的尊严,书法是群魔乱舞vr战士2,绘画是百怪丛生,精神贫乏、创造缺席,重彩艺术家王合多、柏元春,油画家叶建华、国画家沈必辉、江上、龚国卫,书法家邱镖、魏华甫,一直祈盼中国书画家良知的救赎。
借朋友老革的话说,当年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文化的反动,假如现在再搞一把焚伪(书)坑伪(画)的话则是对中国书画的巨大推动。

4,书画个案|老画家绝处逢生
画家周胜彬算是媒体运作的个案,媒体人王旭东采访了湖南新化的周胜彬,周家状况使人慨叹唏嘘,那天正遇大雨,周胜彬的屋内下着小雨覃昌德,雨在户外室内恣意挥洒着深秋的寒意,周胜彬的砚墨却无处落笔。
那时的周胜彬已经70多岁了破戒眼的尤莉,早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院),师从潘天寿、李可染、刘雨芩、全山石等大师。
周胜彬对王旭东说:“我为了谋生杨馥宇,被熟人介绍做了一名油漆工,此时陈奂生上城,因祸得福!其实,做油漆工跟画画是一样的,这样每天与油漆打交道,自己的手变得利索起来。虽然自己很穷迫,但享受了艺术带来的乐趣!”
这位古稀老人他将一生的时间、精力、心血、智慧和节衣缩食的钱财都投入到线条和色彩中。
王旭东联系了当地媒体,找到县委宣传部,策划从县到省城再到全国的三轮媒体轰炸,王旭东与著名报告文学作家王汉清合作出版了《周胜彬与新化山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一书。再通过县旅游局,在县城大车站掛出周胜彬五幅巨幅国图,周胜彬一下子成了县里文化符号uu淘世界,声名鹊起,绘画作品成了大家追捧的热点。

5,笔墨悟道|书画家的生存法则
自然经济的崩塌已改变了传统语境,中国文人的趣味已成历史,中国书画成了最不靠谱也无法靠谱的艺术,即使当代书画家再努力摹仿,基本上也是在做无用功。互联网经济的崛起,构筑了社会存在的大格局,罗秀春当代审美是全球化审美,人类共同命运的话题,才是当代艺术的关注热点。
大美术观、大艺术观已成文化主流,书画家已从一般性的文化反思转化为对自身的深层内省,书画家的社会良知垒起了艺术对抗市场异化的精神防线,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与文化担当成了书画审美的最高准则。
我们呼吁:艺术应该展现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书画不是也不应该是金钱操纵的杂耍,艺术要突破资本市场的怪圈,筚路蓝缕舟舟指挥视频,以启山林,重塑中国传统的人文情怀。
回归艺术价值的人民性,让人民大众成为艺术的受益者,让人民成为艺术的消费者,让大众成为艺术品的藏家。同时,让书画艺术家成为社会的良心,为美术史插图、为博物馆补墙、为人民画画,让天价艺术品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让豪门檐下的堂前燕,再度飞入寻常百姓家。

感谢您的“赏读”
微信号:fengqiao1956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点击标题下蓝色字“解智伟艺评”),有更多的阅读惊喜。